点击关闭

美联储政策-美联储21日公布的7月30日至31日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

  • 时间:

【哈尔滨马拉松】

紀要顯示,支持7月降息的官員主要提到三方面原因:最近幾個季度美國經濟出現減速跡象,特別是在企業固定資產投資和製造業方面;從風險管理的角度看,此次降息是穩健的;美國通脹前景仍令人擔憂。

美國個人消費開支占經濟總量約70%,是拉動美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削減工資稅旨在增加消費者可支配收入,為經濟打一針“消費強心劑”。

22日,特朗普再次在推特上呼籲美聯儲降息。

美國全國商業經濟協會19日發佈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多數受訪經濟學家認為美國經濟衰退將在未來兩年到來。其中,38%的受訪者認為經濟衰退將在2020年開始,34%的受訪者認為經濟衰退將在2021年開始。

特朗普本周此前承認,白宮正考慮包括削減工資稅和資本利得稅等在內的多種減稅措施。分析人士認為,近期美國金融市場頻傳經濟衰退預警,白宮此舉旨在提振經濟,防止美國經濟陷入衰退。

美國商務部近期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美國經濟按年率計算增長2.1%,遠低於第一季度3.1%的增幅。這顯示貿易摩擦已對美國出口和企業投資造成不利影響,併在一定程度上拖累美國經濟增長。

渣打銀行發佈最新報告稱,將今年底美國聯邦基金目標利率預測降至1.75%,即9月和12月料分別減息25個基點;該行相信,貿易不確定性加劇,加上全球經濟增長持續惡化,將令美聯儲感到憂慮。

美國媒體也披露,白宮正在探討削減工資稅的可能性,尋求通過為消費者減負刺激經濟增長。特朗普20日曾對媒體承認,白宮的確正在籌劃削減工資稅舉措,並表示已經醞釀這一計劃“很久了”。

另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2日發表文章警告,勸誡以美聯儲為代表的央行,不要以寬鬆貨幣政策有意打壓幣值。

經濟方面,CBO預計2019年美國GDP增速為2.3%,2020年放緩至2.1%。

IMF稱,利用貨幣寬鬆和直接購買其他國家貨幣的政策建議不太可能奏效。這篇文章的發表,正值全球央行官員本周參加央行年會之際。

“如果他維持先前的說法,那確認他仍相信,消費強勁力道加上美聯儲的溫和寬鬆,將足以使美國經濟整體維持在複蘇軌道上。”魯斯金錶示,這會比市場預期來得更為鷹派。

《華爾街日報》22日發表題為《應對美國經濟下行的選項有限》,指出美國在步入經濟下行軌道的問題討論數日後,華盛頓的決策者和華爾街的投資者當前發現一個更大難題:如果經濟下行,幾乎沒有什麼好的應對選項。

“最敏感的言論將是關於鮑威爾是否願意重申當前寬鬆周期是一次‘周期中調整’的觀點,抑或是更為接近市場的想法,”德意志銀行宏觀策略師魯斯金說。

貨幣政策難持續鴿派21日公佈的7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示,美聯儲官員對7月是否降息及降息幅度存在分歧,並否定美聯儲未來將繼續降息的慣性。

鑒於短期利率已經處於低位,美聯儲沒有多少空間進一步下調借款成本,難以像以往經濟放緩時常做的依靠降息來刺激支出和投資。與此同時,聯邦債務正急劇膨脹,可能限制任何試圖通過減稅或增加支出來提振增長的努力。

“我們正在與許多利率比我們低得多的國家競爭,我們(的利率)應該比他們低。昨天,‘美元創下美國曆史新高’。沒有通脹。醒醒吧,美聯儲。”特朗普在推文中稱。

紀要還顯示,多數美聯儲官員認為本次會議降息25個基點屬於周期中的調整,以適應近幾個月來經濟形勢變化,並不意味著美聯儲未來將繼續降息。

更棘手的是,民主黨和共和黨人對於怎樣才是激活經濟的最佳做法存在嚴重分歧,民主黨人傾向於提高支出,而共和黨人希望降低稅率。即便是在兩黨各自內部,對於如何提振經濟也看法不一。

美國總統特朗普22日駁斥媒體前一日關於減稅的報道,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21日的報告也顯示降息並不具備持續性,種種跡象表明,美國經濟政策空間陷入極為有限境地,經濟下行趨勢或令衰退提前發生。

特朗普改口不減稅美國總統特朗普22日認為,之前的報道曲解了他的意圖。他指出,減稅的提議可能會討好高收入人群,但這目前不是他的工作重點。“我想為工人階層做一些(政策提議)。”

由於巨額赤字的存在,CBO預測,未來十年內聯邦債務水平將穩步上升,從2019年占GDP比例的79%增長到2029年的95%,達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的最高水平。

美聯儲21日公佈的7月30日至31日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示,有幾位官員傾向於維持聯邦基金利率不變,認為美國實體經濟繼續向好;另幾位官員傾向於在該次會議上降息50個基點而不是25個基點,認為美聯儲應採取更強有力的行動來解決過去幾年通脹低迷的問題。

美國國債價格在美聯儲發佈會議紀要後下跌,兩年期國債收益率報1.58%,而一周前曾低至1.467%。

“美聯儲會議紀要發出的關鍵信息是,7月降息25個基點只是一次校正,一次周期內的調整,並非新一輪寬鬆周期的開始,”澳洲國民銀行(NAB)資深外匯策略師凱特瑞爾對路透社表示。

外部風險未減掣肘美國經濟還有多個因素,內外風險均強。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公佈最新報告預計,聯邦預算赤字2020財年將突破1萬億美元的規模,較此前的預期提前了兩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