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一级10-郑某等人最终决定在嘉兴和天津两地组织考试作弊

  • 时间:

【全国鲜果价格上涨】

經審查發現,鄭某和薛某原本同在杭州一家公司工作,幾年前選擇離開單位創業。事發前,有著研究生學歷的鄭某在杭州已經有了自己的公司,生活、工作都順風順水。

而薛某為了提升自己,曾參加過國家一級造價師考試。雖然沒有通過,但他耳聞有人通過無線電作弊通過考試,“有心”的他發現了一條“生財之道”,認為自己雖然沒通過考試,但可以從中獲利。去年10月,薛某想方設法要到了自稱能夠提供2018年下半年的一級造價師考試試卷答案的賣家電話。之後,薛某將自己的“賺錢”想法告訴了鄭某,兩人一拍即合,決定共同發財。

一級造價師資格證書含金量頗高,考試難度不小。和所有憧憬能通過考試的考生一樣,小康、小蔣等30餘名考生也在“認真”地答題。但不一樣的是,小康等人的神情有些緊張和慌亂,能順利平穩度過這難熬的幾小時,成了他們最迫切的願望。但事與願違,就在他們緊張答題期間,一群身著便衣的警察悄然來到考場。之後,小康、小蔣等30多名考生被警察陸續帶離考場,提前結束了這場考試。而在天津某考場,10餘名考生也被警察帶走。

“這個‘橡皮擦’上有顯示屏,我們的耳朵里都塞著黃豆大小的微型耳機,這些都是我們考試作弊用的信號接收器,有人在考場外將答案發送到這些電子設備上,幫助我們完成考試。”面對警察的訊問,多名考生交代,這是一場有組織的集體考試作弊。

經過踩點、考察,鄭某等人最終決定在嘉興和天津兩地組織考試作弊,並通過介紹接到了40多名考生的“生意”,約定每名考生的服務費用為4.5萬元。

經嘉興市秀洲區檢察院審查,認為鄭某、薛某在法律規定的同一場國家考試中,組織多人使用信息技術手段進行作弊,屬情節嚴重;王某等6人明知他人組織考試作弊,仍提供幫助,均構成組織考試作弊罪,遂依法向法院提起公訴。

面對如此高昂的服務費,有些考生卻步了,也有的擔心答案有假。此時,薛某表示考試前只預收每位考生1萬元,考試通過後再付餘款;若考生實在拿不出那麼多錢,鄭某等人提出,在考試通過後可以將資格證書拿出來,免費讓他們掛靠到其他單位兩年,而這兩年的掛靠費他們就可以賺10萬元左右。面對如此優惠條件,一些考生抱著僥幸心理大膽一試。

2018年下半年,國家一級造價工程師職業資格考試中,浙江天津兩地40多名考生作弊案引起軒然大波。近日,隨著浙江省嘉興市秀洲區檢察院以涉嫌組織考試作弊罪對鄭某等8名被告人提起公訴,這起跨省組織考試作弊案的幕後“黑手”終於現身。

很快,警察通過線索鎖定了在考試現場“服務”考生的組織者鄭某、王某等人,並將他們抓獲歸案。

不久,鄭某、薛某共同花3萬元向上家(在逃)購買了考試的答案,又花3萬餘元購買了5個信號發射器、100個信號接收器微型耳機,並招攬了王某等人作為幫手,負責“報考掛靠”“業務推銷”“考場把風”等“業務”。

2018年10月28日上午,在嘉興職業技術學院考場,國家一級造價工程師職業資格考試(下稱“一級造價師考試”)正在有序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