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留学生朋友-国内的亲友们经常有化妆品代购需求但又不提供英文名

  • 时间:

【91年小伙酒驾被查】

不過,留學生從事代購存在違反當地法律法規的可能。比如,去美國和韓國留學的群體,持學習簽證通常沒有工作許可,從事代購和打黑工性質是相同的。留學生因為做代購被遣返的新聞也時而見諸報端。各國對於代購的專項打擊也層出不窮,像號稱奶粉代購天堂的澳大利亞針對10公斤以上的包裹出台了嚴格規定,對離岸乳製品進行更嚴的檢查。加拿大雖然沒有針對代購的限制政策,但是如果留學生不積極學習,停學超過150天或一直停留在同一年級,就會被取消簽證。所以,假如留學生因為代購生意翹課太多,恐怕會影響簽證的有效性。

其實,很多留學生都有這樣的煩惱。只是幫別人買一些東西,又不是不付錢,為什麼留學生們會抵觸呢?關鍵問題在於時間成本和文化認知差異。

2 常因親友盲目出手而退貨國內外消費文化有差異,有些親友盲目要求代購,卻不顧一些基本常識。比如一些國外的低價iPhone是和當地服務商綁定了消費套餐,在中國無法使用。一些家用電器只適應110V的電壓,而國內是220V。另外家用電器的插頭也和國內完全不同,如果沒有轉換插座就無法使用。還有一些產品拿回國內使用後出現損壞,無法質保。國內的親友最難以感同身受的消費問題是消費稅,外國很多商品的消費稅並不包含在售價中,而是需要額外支付。親友往往認為,代購可以省下為數不小的關稅,於是在網上簡單查詢了價格後就要求購買。等拿到購物小票才發現需要交納額外一筆10%消費稅,就不情不願起來,就算沒有要求退貨,也對價格很不滿。

身在國內的親友並不瞭解,國外代購不像在國內逛街那麼容易。國外的不少大學坐落在偏遠的郊區或者鄉村,但國外的公共交通系統並不發達,公交車班次間隔長,周末運營時間短。要想去商場採購,有時需要花兩個小時倒公交,有時不得不搭上人情求一趟“順風車”。到了商場,還要花時間找到品牌店鋪和相應的產品,一來一回造成身體疲累,也失去了一整天的學習時間。

當然,親朋好友也應意識到,留學的第一要務是學習,儘量不要讓出國留學的孩子因代購浪費了時間和精力。

在我所幫忙買過的東西中,大到10多斤的掃地機器人,小到15毫升的眼霜,無所不包。我最不喜歡幫人購買的莫過於化妝品。我是化妝品的“門外漢”,國內的親友們經常有化妝品代購需求但又不提供英文名,中文名雲山霧罩不知所云,只能根據圖片一一比對,一不小心買錯就要折返退款。國外的小型商場通常色號不全,又要一家家商場地找貨,簡直不勝其擾。

如果實在避之不及,也可以建議親朋好友進行網上購物。現在購物網站和APP非常多,時效性和便捷性遠超拜托親戚、麻煩朋友“人肉”運回。

留學之前我以為我出國的目的是讀書、拿到學位,萬萬沒想到自己還身兼“客服小妹”和“買手”的角色。買之前要幫忙問清楚使用方法,購買之後要間接咨詢使用問題,時不時還有人因為有色差、不喜歡等理由讓我再去退貨。

1“門外漢”採買身心疲憊留學學習強度之高,是我在國內讀本科期間沒有體會過的。熬夜趕論文、讀文獻、做小組作業是家常便飯,留學生活日常在宿舍、教室和圖書館三點一線。每天都被上課和考試占據絕大部分時間的情況下,睡覺都要擠時間。在這種情況下,代購對我來說絕對不是賺錢的機會,而是實實在在的打擾。

3 節衣縮食墊付生活費在“錢”方面,經常迫於人情“被代購”的我也有很多難言之隱。親友的口頭禪通常是“等你回國我把錢給你”,這意味著幫忙購買的貨款都要靠自己墊付。我曾經因為幫親戚購買一瓶香水而預支了下個月的生活費,只好節衣縮食每天吃掛麵。

留學生尷尬“被代購”林小魚“親,能不能幫我買一支唇膏帶回國?”在微信上看到朋友發來的消息時,我已經回國半年。朋友不在意我的近況,只關註我能不能代購固然讓人感嘆,但回了國都逃不過“被代購”的命運,更令我唏噓。

值得註意的是,2019年1月1日正式實施的《電商法》規定,無論在微信朋友圈裡賣貨,還是在淘寶網開代購店,都被列為電子商務經營者。此前處於灰色地帶的個人海外代購將會受到約束。面對親友的代購要求,留學生們或許可以有理有據地拒絕了。

閱讀延伸留學生代購可能會違法儘管很多留學生因為“被代購”而叫苦連天,但不容否認的是,確實也有留學生將代購生意做得風生水起,簡直把代購當成了本職工作。他們每天微信和淘寶消息響個不停,去商場門口排隊搶低價商品和限量款比去上課都積極,甚至有人洋洋得意地炫耀自己每次回國前帶兩個奢侈品背包,回國出手後就能賺出往返機票價格。有媒體曾報道過澳大利亞等國留學生通過代購月入10萬。

4 應大膽對代購說“不”要想避免“被代購”的命運,對留學生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拒絕。

留學生選擇從事代購工作,往往是出於門檻低、零成本。事實上,如果留學生想在學習之餘為自己賺點生活費,在國外可從事的合法工作有許多。學校通常會給學生提供諸多兼職崗位,如國際學生中心、各級辦公室、咖啡廳、食堂等都有適合學生勤工儉學的兼職崗位,一些兼職崗位甚至還能晉升。這些崗位能夠幫助學生瞭解學校服務、練習英語口語,掌握基本辦公技能,獲得一小筆收入補貼日常生活。很多國家也允許學生在校外帶薪實習,藉此機會應用專業知識,瞭解行業動向,為未來就業打下基礎。想要體驗國外社會文化的同學還可以選擇去校外的志願服務機構。

面對代購需求,很多人可能磨不開面子,為此,留學生出國前不妨低調一些,比如出國前不組織吃散伙飯,叮囑父母不要逢人就炫耀兒子、女兒出了國。這樣,在某種程度上可以逃避蜂擁而來的代購大軍,省卻很多不必要的煩惱。

除了商品本身的費用,代購還有很多隱形費用,比如匯率、車費、郵費,等等。匯率是最讓人頭痛的問題。我在留學時幫朋友買過一個眼霜,等回國後朋友付款時匯率走低,計算下來代購一次我反而賠了200元人民幣。賠錢事小,但心裡非常不是滋味。車費看似很少,但疊加起來也是驚人的一筆。每當要進城幫人採買,我的心情就和小品里那句臺詞高度一致:“來時的車票誰給報銷?”還有朋友著急拿到代購品,要求郵寄,但郵寄後只支付貨款,絲毫不提及郵費的支出,讓人非常無奈。

所謂“被代購”,就是留學生本人根本沒有代購的意願,但迫於人際關係壓力不得不完成的代購。在加拿大留學期間,“被代購”成了我最大的煩惱。因為從留學第一天起,我就增加了“駱駝”屬性。之前八竿子打不著的遠房親戚,僅限於朋友圈點贊的熟人都從社交媒體上冒了出來,寒暄三句之後總離不開一句話:“能不能幫我買東西?”有時父母也會跟著勸我:“人家就是買點東西而已,能幫就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