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黑色人工-竟在青山上开凿出了一面汉白玉绝壁

  • 时间:

【百人群98人是骗子】

絕壁錶面明顯的溝壑,便是世代開采留下的痕跡。

轉機出現在2017年。當年,北京明確劃定7個生態涵養區,高莊所在的房山區作為首都西南部生態屏障,守護好綠水青山成了頭等大事。高莊村積極響應市委市政府號召,提前4年主動註銷了本該到2020年年底才到期的採礦證,砸掉了端了一千多年的“玉飯碗”。

本報記者 陳強迎面映入您眼帘的是這樣一面斑駁嶙峋的絕壁:東西走向,坐南面北呈梯形,長約200米,最高處約300米;錶面,有幾十條橫貫整體的明顯溝壑;顏色,呈現黑白兩部分,白色位置靠後,面積更是黑色的3倍多;下方,則有一灣碧水,倒映著整個絕壁,蔚為壯觀……

從北齊時期到上世紀80年代,高莊村採石,基本都是用人工的方式。人工效率低,開采慢,無法滿足巨大的市場需求。上世紀80年代末起,一種名叫風鑽的大型開采設備進入“大白玉塘”,就安裝在現在白色絕壁的位置,當時,那裡還是未被開采的完整山體,山坡上鬱郁蔥蔥。

經過兩年的生態修複,“大白玉塘”周邊的植被覆蓋率也逐漸增高。接下來,村裡準備找來專家學者,利用“大白玉塘”原貌,依托多變的山體地形,打造礦山公園。而這面絕壁,將如同一部活生生的生態啟示錄,給後人以警醒。

▲曾經的礦坑已成為一灣泉水湖,分外美麗。

從過度開采到提前註銷許可,“漢白玉故鄉”——砸了“玉飯碗” 吃上“生態糧”

養育了世代高莊人的青山,也不負期待。關礦後不久,高莊村的泉脈又續上了。村民驚喜地發現,絕壁上開始冒水,逐漸彙集在深達數十米的礦坑裡。沒出半年,礦坑就已經成了一片泉水湖,出現在絕壁之下。高莊村以“長壽泉”為代表的5眼泉水也開始重新涌動,泉水還被村民用來種植“蒸煮七次猶如新米下鍋,一家煮飯十家香”的玉塘稻。高莊由此端上了“綠飯碗”,吃起“生態糧”。

“村裡的7眼泉,沒了5眼。”村民高井元說,漢白玉之所以潔白溫潤,是因為形成於泉水之中,採石必須先抽水才能保障安全,但風鑽開采強度過大,挖斷了泉脈,山上的植被,也日漸稀疏。

絕壁位於房山區大石窩鎮高莊村。別看絕壁上黑色部分面積小,但在形成年代上來說,它卻比白色部分早了一千多年。早在北齊時期(約公元550年),雕刻雲居寺石經的漢白玉,就開采於這裡。由於品質極高,此後的歷代皇宮都開始用漢白玉建造宮殿,久而久之,竟在青山上開鑿出了一面漢白玉絕壁。這處開采地,被稱為“大白玉塘”,而高莊村,則成了“漢白玉故鄉”。

轉山採訪,記者隨處可見開采於多年前、卻至今還未售出的漢白玉巨石,用村民的話講,“市場吃不下”。不妨這樣設想,當年,如果利用衛星上的延時攝影設備,記錄風鑽安裝後的高莊,我們將看到這樣一段震撼人心的景象:幾百米高的青山,被逐漸侵蝕,一部分山體變矮變平,直至形成一個深達數十米的礦坑,山坡上,出現了高達百米的絕壁,山下的村莊,泉水不再涌動,河流逐漸乾涸……

村民對風鑽又愛又恨。愛的是,它驚人的開采效率,“風鑽一響,黃金萬兩”;恨的是,它恐怖的破壞能力,僅用30年時間,就形成了這片白色絕壁,而千年來人工開采形成的黑色絕壁,面積還不及它三分之一!

歷經千百年風雨,原本潔白無瑕的絕壁已呈黑色,還生長了不少苔蘚。細細觀察,依然能看到錶面鑿子、釺子留下的人工開采痕跡。但這痕跡,要和白色絕壁上的溝壑相比,當真是“小巫見大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