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英国欧盟-俄罗斯若加入G8并给予美国战略缓冲时间

  • 时间:

【孙杨听证会延期】

日本與加拿大依附美國,但日子也並不好過,美國不斷嚮日本獅子大張口,強迫日本增加美軍軍費,同時要求日企擴大在美投資,且兩國在本周的貿易會談上再次不歡而散,彼此無法在農業和汽車領域作出讓步,9月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很低。而加拿大跟隨美國身後對華政策搖擺,導致其經濟受損,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的支持率不斷下降,而美加也在貿易問題上出現了一些分歧。所以日本對美國是陽奉陰違,加拿大可能隨時生變。

當前美國與法國都向普京拋出橄欖枝,想讓俄羅斯重歸G8。美國的目的不言而喻,無非是想拉攏俄羅斯以阻遏東方大國的發展勢頭,想採用離間計,同時防止俄羅斯與歐盟走的太近,避免美國徹底成為孤家寡人;而法國則從自身與歐盟的戰略考慮,讓俄羅斯重新加入G8以平衡國際局勢並緩解法國與歐盟經濟困境,也是繼俄羅斯今年6月重歸歐洲委員會後的進一步修好。但是普京對於當前G7之間的尷尬局面看的很透徹,不僅明確強調了中俄關係的重要性,同時也回絕了重歸G8。

如今不過是幾個老牌發達國家的面子工程罷了。

且俄日之間還有領土紛爭;歐盟與俄羅斯之間尚未達成足夠的信任;英國與俄之間不僅有間諜風波,而且英國長期配合美國打擊俄羅斯;加拿大又是烏克蘭問題的支持者。俄羅斯加入這樣的G8,無疑是邊緣化自己,既然如此俄羅斯又何必自尋煩惱。

當前的G7內部矛盾重重,美國的單極化、歐盟脫美、英國脫歐、加拿大的政治附庸、日本的陽奉陰違、意大利的債務困局,G7國家之間不是彼此對撞與制衡就是自顧不暇,這樣的G7實際上已經名存實亡。美國嚴重的單極化傾向已經使G7失去了領導者,一盤散沙的G7

自特朗普上臺以來,奉行美國優先政策,在全球貿易問題上火力全開,歐盟與日本都是美國的打擊對象,尤其在歐盟加速脫美的過程中,歐盟經濟成為了美國重點打擊對象,在國際戰略、關稅壁壘、國際貨幣地位、科技制約、數字稅、英國脫歐、俄羅斯與中東能源、北約軍費、美軍駐軍以及中歐關係等各種問題上全方位與德法領導的歐盟產生了撕裂。而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馬克龍之間多次互懟,甚至言辭激烈,所以美德法三國領導人之間早已貌合神離,很難達成什麼默契。

俄羅斯1997年加入G7,2014年烏克蘭危機問題之後,原G7成員國將俄羅斯踢出了隊伍,G8又回到G7。G7成員國現在有美國、英國、德國、法國、日本、意大利和加拿大,而這個昔日的“富人俱樂部”如今正在以撕裂的形式準備召開“西方七國首腦會議”。

所以美國拉俄羅斯加入G8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是在貿易戰嚴重不順利的情況下尋找戰略緩衝,也是想在中東等問題上欲擒故縱,藉機尋找戰略突破口。在美國經濟與軍事都逐漸轉向被動的情況下,俄羅斯若加入G8並給予美國戰略緩衝時間,無疑是自討苦吃,所以G8已經成為了歷史,美國的所謂謀劃不過都是一場浮雲。(本文系資深投資人馨月(博客,微博)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作者及來源)

而英國脫歐嚴重地影響了歐盟經濟,英國與歐盟之間本就矛盾重重,而這個矛盾的核心就是德法聯合起來排斥英國,且當前的英國首相鮑裡斯又是硬核的脫歐派,很可能導致英國無協議脫歐,而特朗普又是鮑裡斯的支持者,所以G7會議實際上等於美國帶著英國、加拿大、日本三個附庸與德法意之間論衡。

美俄之間當前勢同水火,長期以來美國通過政治、經濟以及軍事等種種手段打擊俄羅斯,不僅在國際戰略空間上不斷壓縮俄羅斯的勢力範圍,還在俄羅斯境內與周邊頻頻製造事端,而且美國一直在經濟上嚴厲製裁俄羅斯,這迫使普京憤然而起,不惜在中東等地與美國兵鋒相見,在這種局面下特朗普欲拉攏普京明顯是不安好心,普京又豈能落入這樣的圈套。所以美俄的根本矛盾沒有得到解決之前,俄羅斯即使重新回到G8,未來還有可能被再次丟出圈外,俄羅斯不會自取其辱。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人弗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這一屆的G7會議在特朗普的單邊主義與貿易大棒下一切都變了味道,恐怕連G7國家之間都會感到索然無趣,這麼多複雜且激烈的國際矛盾中,幾個國家頭腦之間都會瞧彼此不順眼,還何談G8。